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注册忘记密码

澧县论坛-澧州人自己的论坛
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40|回复: 0

鱼儿到底还能钓多久

[复制链接]

264

主题

266

帖子

112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25
发表于 2015-12-26 14:2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当国际国内加工业的利润每况愈下,再加上异常事故的发生,让作为打工爷(并非媳妇熬成婆之职等提升,而仅仅是年岁增加之无奈)的钓翁对自身的生存能力和生活方式产生疑想,这么多年我是否用于玩乐的时间太多?用于升能力赚薪资的投入不够?生命的余暇我该如何去修定未来的工作和休闲的时光比例?如此以来这鱼还能钓多久哪?
  回顾往昔,钓翁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中冲杀而出,咱真的是一颗红心为国家,感恩社会尽职责,用心在做人,尽心在做事,国企干黄不是咱的过错,外企打工讨饭也不是钓翁所愿。钓翁要生存,老婆孩子要生活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之大势所趋,因此,钓翁问心无愧于DANGYUAN称号,况且咱即便在私企打工,也是把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化作心血付出为地方税收以砖瓦之奉献,也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之国资提升,也算是对得起国家之培养,一路走来,不论从良心还是从能力咱都不曾输人的,也因此心存欣慰。
  工作之余钓翁确实把很多业余爱好从行走中丢失,最大的爱好聚焦在垂钓上,即便有玩物丧志之嫌,也是一直把工作放在首位,把家人亲情置于心上,不曾贪玩到影响工作抛弃亲情之大非境地,可今天,在日子渐渐进入小康的今天,赖以生存的饭碗随着企业的困窘倾巢呈现碗破筷丢之危机,钓翁感知到冬的冷寂,如果钓翁还是打工仔,绝对笑谈风雨若云烟,杯酒聚散话明朝的。可钓翁已经是打工爷,进入生命之夕阳时刻,走一家进一家再不是青春俏妇百家疯抢之境况,而是步入人老珠黄之厌嫌老妇阶段,即便振作精神涂脂抹粉的包装,也还是过期的包子皮干陷馊不招人待见的,尴尬的时刻遭遇此景情真的是莫衷一是啦。
  周末例行的出海激情因此显得懈怠起来,一夜哗啦哗啦的冬雨将出行计划彻底淋湿毁损。似梦非梦中醒来,窗外的鸟儿全不解心情的鸣叫着,有感时鸟惊心之味道。拼搏一周的老婆例行要周末补觉到十点多,而野性不改的钓翁是绝对不忍心点滴的时光被床枕侵蚀的,用钓翁时常说的一句话来讲:睡觉就等于短期死亡。既然活着就要折腾折腾。在床上翻几个个,早已忍无可忍,悄悄的穿衣下床,海是不能出啦,去水库散散心还是可以的吗。
  下楼车子一开我蹽啦。一夜的冬雨浇湿了大千世界,粉红的紫荆花瓣铺满街道路边,美哉美矣,只是有份落花化尘埃之凄美味道,心生怜惜却又无可奈何花落去。自然规律之来去循环使然,谁又能逆袭扭转?!
  二十多分钟到达水库,来到竹林掩映的岸边,挑最为偏僻的钓点放下钓具,漫不经心的整理着一切,湿润的空气浸透着潮湿的心绪,时不时的细密雨滴飘飞着,让本就凉意的身心更添一份冷寂,放眼水库,只有自己偏安一偶,有一种迷失的感觉。莫名的杜荀鹤老前辈的诗句就飘到脑际:山雨溪风卷钓丝,瓦瓯篷底独斟时.醉来睡着无人唤,流到前溪也不知.想来此情此情该是多么神似!如若没有酒驾限制,一瓶浊酒,几点小菜,那怕几粒花生米足矣!偏安一偶小醉一刻,暂时麻醉心神,减缓几分落寞失意的痛感也是好的。想当初钓翁还被称作“小王”的时候曾经这么干过,并且不止一次,夜钓时冻得牙齿哆嗦,一瓶子56°白酒+一小袋半红辣椒+小瓶盐粒,一口白酒一口蘸盐辣椒,那滋味真的是谁喝谁知道,一会功夫就浑身冒热气。所不同的是那时是风华正茂的朝阳年岁,这会儿是夕阳西下时刻。不禁自嘲的一笑。
  其实农家出来的钓翁对身外之物是欲望极小的,粗茶淡饭果腹不挑剔,陋室简居寒暖不嫌弃。但这些仅限于钓翁自我,并无涵盖钓翁家人亲朋。因为爱屋及乌也就只好被动的去扩展欲念。背负着责任义务去拼搏,以求得家庭小康之富裕,谁让咱是爷们哪!
  胡乱寻思中被身后叽叽喳喳的鸟鸣唤回,我这是钓鱼哪!于是心神归位,开始按部就班的进入垂钓程序,鲢鲤鲫扁混合饵料1/2+底鲫1/4+雪花鲫1/4+鲫鱼香精,搅合均匀,加水再搅合一顿。反正咱是没那么讲究的人,相信钓上的鱼也是没那么挑剔的主。咱就这么个饵料,愿吃不吃是鱼儿的事。全凭人和鱼的缘分。
  饵料醒着,这边放置好冰箱,插上竿架,抽竿剪铅调漂,十多分钟完毕,饵料也已醒好,和吧和吧挂葡萄粒大个的饵团开始抛投,十多竿过去,挂小饵料开钓,十多分钟过去,漂漂只有中规中矩的立起~稳定~二目~,三五分钟,漂漂缓缓升起到四目,如此重复着。知道鱼儿还未就位,要么就是还在洗漱妆扮,还没开始早餐,因此漂漂没啥讯号,这边咱倒不急,这钓鱼本就是两个物种的约会,强求不得的。于鱼来讲,吃不吃钩看鱼儿的心情;于人来讲,有没有渔获靠的是运气。但对钓翁来讲,能有时间和心情坐在水边就已经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情啦,至少还没到必须花费所有时间去谋求生存资料的程度,至于鱼儿配不配合那是人家鱼儿的事,有渔获咱开心,没鱼讯咱也没奢望。况且这连续的阴雨天在这个季节本就让鱼儿感觉不适的,咱没有理由要求人家来吃东西玩命的。
  尽管没有鱼讯,咱该做的还是要照做不误的,毕竟咱还是钓者,一次次的挂饵抛投等待,渐渐发现漂漂有点活性啦,只不过动作只半目不到,即便如此,咱也知道这是鱼儿在窝的信号,时不时的漂漂跟前还有大大小小的泡泡出来,此刻心绪就慢慢回位,眼神也随之聚焦,在漂漂有半目的顶起时早已抓竿在手,随之漂漂缓缓的下沉,在那红色的点点刚入水下,随即挥竿而起,立刻有曳拉感自竿尖传来,擎竿顶一下,感知到鱼儿也就斤把重,随之就是挥竿向后,鱼儿左右冲突几下就现身水面,轻轻一抄,斤多鲤鱼进网。
  挂饵再抛,一分钟后统一模式的漂像再现,同样的手法操作,第二条鱼儿入网。三五条鱼儿过后,漂漂刚站立,却突然一个大顶漂,直接顶出十目,急忙挥竿,沉重的拉力立刻传来,不仅传来,而且狠命的将竿子拉低,依仗着2.5#子线,强行挺竿,嗖的一声,竿子飞向身后,一看钓组,一个钩子被拉飞啦,子线断啦。快速更换子线钩子抛投,十多分钟没鱼讯。估计是大家伙搅了窝子,或者满水库发危险通告去啦。
  半小时后,依旧是那样的漂像,依旧是斤多的鲤鱼。随着天气由阴转晴,气温也逐渐高起来,可鱼讯却突然没啦。任你抛投N次,不见漂像异动。此刻也不管,只管程序化的做着该做的一切,常言:有利无利常在行。谁知道哪片云彩有雨呀?谁知道啥时间鱼儿就会来那么一口哪?垂钓如此,工作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哪?当我们面对现实处于无奈之时,且把心神调整到低位欲念的平台期,用冬眠般的平静低耗去留存一份生命的活性,去等待那否极泰来的春光挥洒,不失为一种消极的积极心态。
  就在不经意的抛投中,那漂漂就突然的顶起来,手臂自然也就随之挥起来,这边一挥起,那端主线立刻在水面向右侧斜切过去,这边一顶竿子,那端鱼儿就水面现身,靓丽的斤把鲫鱼上来,抄网一抄,来吧!接着抛投,同样的顶漂,同样的鲫鱼入网。
  再抛投几次,手机的闹铃响起,看时间1.00点,预定的返程时间到,暂且钓到这里,收拾一下,回啦

澧县论坛www.0736lt.com,澧县最大的本地生活网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